法甲

虞城:一个人的恶势力集团案被移交宁陵政法部门审查

字号+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2021-03-24 08:01 我要评论( )

虞城县孙共祥恶势力犯罪集团案,自2018年3月至今已历时两年多,省市检察部门均认定该案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这个最后只有一个人的恶势力犯罪集团,在不符合黑恶势力认定标准甚至在法律意义上无罪的案件,仍未让孙摆脱羁押困境。被告方则称:该案是有人为侵占

  虞城县孙共祥恶势力犯罪集团案,自2018年3月至今已历时两年多,省市检察部门均认定该案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这个最后只有一个人的恶势力犯罪集团,在不符合“黑恶势力认定标准”甚至在法律意义上无罪的案件,仍未让孙摆脱羁押困境。被告方则称:该案是有人为侵占其财产,人为制造的冤案。为此,孙共祥一方提出异地管辖申请,商丘中院审查后决定,将该案已由虞城法院移交宁陵县法院依法公正审理。

  2019年4月至今,孙因被控涉嫌寻衅滋事为由一直被关押。据指控,孙涉嫌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罪。后经有关部门调查后认为:指控与事实不符。目前多起指控均已被撤销。现被公诉的案件,多为孙家人和房屋租户徐某某之间的租赁纠纷。孙家人则认为指控是无中生有的栽赃陷害。

  被指控的还有孙的几个子女。后因证据不足,检察机关已对孙的家人做出撤销逮捕决定。因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孙共祥本人也曾被检察院下达不逮捕决定。然而,2019年4月,孙再次被拘留。根据公诉书显示:该案仍被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,只是集团成员目前只有孙共祥一人(而根据有关规定,至少3人以上成员才构成犯罪集团)。

  被告方称:该案之所以漏洞百出,是真正的恶势力为侵占其家财产,滥用公权,人为运作出的冤案。孙家人称:2003年,孙共祥经虞城县政府公开招拍挂,购买了15亩国有用地“虞国用(2004)字第00122号”,打算开发房产,并办了土地证、规划证、建筑许可证等相关手续。但该土地被人强行霸占,建了6层共2万多平方的房产及门面房,用于个人经营出售。目前这些土地仍被他人非法控制经营。

  孙向有关部门反映并打算开发剩余土地时,便处处有人给其家人设坑找麻烦。先被人举报私刻公章、伪造证件、毁坏财物、偷税漏税,十多年间,孙共祥一家人为此多次被拘留。后来,这些举报经调查均证实是无中生有的恶意举报。而举报人啥事没有,孙共祥一家人被抓的事情也不了了之。孙家人本以为吃点亏,忍一下就过去了,没想到不断的忍让却给其家人带来牢狱之灾。

  2017年,饭店老板徐某要租其门面房开饭店,在徐承租前,该门面房刚装修不久,双方以年租金16万元价格签了合同。但之后徐称手头紧要孙照顾,先缴8万租金,剩余钱过段时间再交,这一拖就没了期限,不仅20余万租金至今未缴,房子至今仍被侵占。

  2017年7月,徐看中孙家另外4间门面房,想借此接喜宴,在孙向徐催租金期间,徐提出与孙的儿子合伙开饭店,让孙家以上述4间门面房装修及财产使用权出资占股30%。而合伙后徐不仅不缴欠付的房租,甚至连10万元合伙分红也不支付。还拖欠物业费近万元。

  2018年初,物业电工排查电表发现,徐竟在自家饭店电表上安装30倍电路烘干器,徐使用30度电,电表仅显示1度,并且电表铅封被拆除,显示负数却仍不断电,盗窃用电数万元。经电业局电工实地勘察,印证了上述事实,根据法律规定,烘干器为小区物业所禁止,其本质系盗窃用电。

  为挽回损失,2018年2月12日,物业对徐的饭店暂时停电,并向其发短信通知,要求徐补清物业费、电费、房租、合伙分红等欠款,并更换电表,拆除烘干器。在物业停电不足10分钟,徐就同饭店员工在无任何电路常识情况下,强推电闸,造成饭店线路烧毁,电器损坏。

  徐之后则报案称,物业多次停电致其饭店电器损坏(事实上,损坏电器为孙共祥所有),徐还称,在和孙理论时发生争执,致其一根手指骨折。

  物业自始仅停电一次,经电业局电工实地检测:物业的停电并不会造成电路损坏,电路损坏原因系强行推闸所致。在电路损坏后,徐夜晚强行私接小区变压器,造成小区网吧主板及多台电脑烧毁,多名业主被困电梯。电路都被损坏。更离奇的是,徐刚报案,警方就立即将身在民权,与停电毫无关系的孙共祥以寻衅滋事立案,后孙共祥被指控为恶势力犯罪集团。

  孙共祥家人遂决定通过民事诉讼维权,以徐不交租赁费,在租房期间,擅自改造房屋,且被告不服物业管理、破坏电力、寻衅滋事、诬告陷害原告为由,将徐起诉到法院,要求法院判令解除双方租赁合同,判令被告腾挪占用房屋,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包含租金等各项损失30万元。

  一审法院抛开双方发生的冲突争执,确立2017年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为本案案由,其余包括2016年房屋租赁合同及物业费等纠纷,要求原告另行起诉。通过庭审调查,最终证实被告徐某拖欠原告2017房租等事实。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,原被告之间存在房屋租赁关系。被告徐某如支付租赁费,一般应采取转账或支付现金方式,但被告至今未提交向原告支付租金证据。经催要仍未清偿租金,构成违约。应承担责任。遂判原告与被告解除2017年房屋租赁合同,被告在判决之日内腾退房屋,刨除被告已支付的3.5万元租金,被告再向原告支付房屋租金175703元。

  2019年1月一审宣判后,被告上诉。原告称:一审宣判不足10天,被告抛开法院,直接跑到当地派出所报案称:其不欠孙某房租。民警积极为徐做笔录,对徐某一方亲友等人单方询问,做出徐不欠房租笔录,并分四次向二审民事法庭提交上述笔录。

  之后的2019年5月17日,二审法官给原告律师电话沟通腾退房事宜,原告方表示,将配合法院工作。5月18日上午,原告方因家人发烧住院,无法到场。代理律师专门赶到法院,向法官汇报情况,表示愿第二天配合法院腾房。

  但就在次日,案件出现逆转,二审法院以警方提供询问笔录为证据,称原告方不到场腾挪房屋违反诚实守信原则,二审判决书上以“高度怀疑”被告徐某已支付房租为由,判原告败诉。

  而该案刑事方面,在公诉部门也一直有争议。2018年3月,虞城县城郊派出所,以寻衅滋事罪对孙一家六口人刑事立案,并于2018年5月,将一家六口人刑事拘留38天。

  2018年6月,检察院审查后,对该案作出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不予批捕决定。在没有新证据情况下,办案人员再次向检察院报送该案,检察院又做出批捕决定。后孙共祥一家申诉至商丘市检察院,经审查,虞城县检察院再次作出撤销逮捕决定。2019年3月11日,虞城县公安局以公函形式,询问县检察院,撤销对孙共祥一家人逮捕原因和理由。检察院在公函上答复称:商丘市检察院审查该案后,认为该案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县检察院撤销逮捕决定。

  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案件,却于2019年11月被移送至法院。 2019年12月,孙的家人向省检察院提出申诉,省检察院听县市两级检察院汇报后,同样认为该案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。2019年12月中旬,商丘市检察院重新调取案件卷宗审查后认为:该案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。但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本应无罪的案件,最终还是进入诉讼程序。

  孙共祥一方称:该案所涉停电寻衅滋事,孙共祥当时身在外地,与此事并无关系,另物业因徐某盗电、欠物业费、房租、合伙分红对其停电一次,系民事纠纷,且依据供电协议,物业对违规用电行为负有制止管理义务,孙并不涉及寻衅滋事。该案所涉故意伤害有多名目击证人、监控证实,徐和孙并没接触,监控显示徐进门不足1分钟就倒地,不存在伤害可能。

  此案办案人员不仅与案件存在利害关系,且对孙共祥一方提出的申请一概予以回绝,对孙共祥一方有利的证据一概不予记取附卷,程序多重违法,孙共祥一方称:该案是有人为霸占其财产,打击报复,一手制造的冤假错案,思虑再三,孙共祥一方最终决定向法院提出了异地审理申请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2021欧洲杯开赛时间_2021欧洲杯赛程时间表_FF欧洲足球观察
相关文章
  • 合肥鼓励2022年底前淘汰2500td的水泥熟料生产线万吨以下粉磨站!

    合肥鼓励2022年底前淘汰2500td的水泥熟料生产线万吨以下粉磨站!

    2021-04-16 11:09

  • 【技术】有机废气处理方法之汽车涂装行业

    【技术】有机废气处理方法之汽车涂装行业

    2021-04-01 14:51

  • 《中国药典》规定水分测定有烘干法、甲苯法、减压干燥法下列哪种

    《中国药典》规定水分测定有烘干法、甲苯法、减压干燥法下列哪种

    2021-03-26 11:08

  • 上海给4000户“家庭农场”立一部法

    上海给4000户“家庭农场”立一部法

    2021-03-25 08:17

网友点评